人中龙凤 情中痴客 墨中文圣 剑中豪杰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死在你手里不丢人

小说: 仗剑思华年 作者: 北返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6514 阅读进度:148/165

大势已去,看了看已经没有作用的应如意,梅疾果断撤退,而武道英也没有追上,而是砖头包围住了应如意。

此时的血狼寨已经彻底败下阵来,但应如意心有不服,看着离去的梅疾,他知晓他被抛弃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落下,黄正挡在了应如意的面前:“大当家莫怕,有我在。”

应如意看着兄弟们都已经认清解决,他也知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把好牌打得稀碎,当下也只能想办法逃跑了。

而陈锦弦堵住了其退路:“你说得对,或许,换个环境换个身份,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你的疑问,我在你临时之前告诉你,但你愿意,告诉我你的故事吗?”

陈锦弦两人的对话没有被其他人打断,而应如意看了看陈锦弦:“你这家伙,都要被你杀了,我居然觉得你有魅力。”

“英雄惜英雄,我有酒,你有故事吗?”陈锦弦拿出一罐酒。

“我们还没有正经喝过,虽然不是什么好酒,凑合喝吧。”

应如意苦笑一番,所有人都走了,连梅疾也抛弃了他。

“你心中有恨,是对这个大楚,还是对魔族,还是,为情所伤。”

两人丝毫不介意,在这鲜血飞溅过的战场,挪了挪屁股,俩个人就这样坐下。

封上看不下去了:“什么意思?陈锦弦,你二人下地狱聊吧!”

而这时武道英气场全开,顿时把封上吓了一跳:“有老夫坐镇,他还能跑了不成?”

连武道英都那么说了,封上也不好造次。

陈锦弦知道,应如意绝对是有难言之隐,虽然他做的事情无法原谅,不过,总要有点人味,陈锦弦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把一个书生变成这个样子。

而当应如意把经历说出来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应如意读过书,讲起这个故事来通顺带感,陈锦弦却低下眉头。

“原来,双喜镇那个传言,就是说你啊!”花圣楠惊讶道。

应如意双目无神,久久没有说话,再次开口时却是在自言自语:“阿星啊,是我没用。”

陈锦弦也想了许多,这一路上,有听晓师父年少时的意难平到两情相悦,但故事可不全是完美。

想到了远在金门关的钱铭,他当时是有多绝望。

陈锦弦的父亲陈世福,也有一段痴恋,莫说人难过情关,五毒关的赖中天,也有一段被女人所伤的伤疤。

陈锦弦想了好多好多,也包括了董明玉的父亲,跟大妖在一起,恐怕这一生也不过安宁吧,少不了流言蜚语,少不了冷嘲热讽。

陈锦弦再次抬头时目光落在了赵思年身上,赵思年愣住了,他不知道陈锦弦目光为什么落在她身上,但陈锦弦的眼神很难意会。

这时,竟有些心软了,他,是当年的小儒才,对他来说,会不会太不公平了。

陈锦弦回过头来,意在眼色中,陈锦弦说道:“我觉得我能回答你了。”

应如意也变得正经起来:“还请陈兄解惑。”

“情是心边青,遇见时花苞初开,但是感情不过二人之事,谁也不知道结局如何,只求当时不后悔。”

应如意苦笑一番:“倒是命运专捉苦命人,我都已经无牵无故了,让我遇见那么好些的姑娘,得到以后又让我堕入深渊。”

“还是那句话,情字无解,情字本身就是个解,我且问你,再来一次,你愿意吗?”

应如意微微一愣,反复着陈锦弦的那句:“只求当时不后悔,你好像很了解我,我确实会义无反顾选择她,再来一次我也愿意,但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所以就开始报复天下,滥杀无辜,杀伐强虐,把痛苦施加在别人身上。”

“整个大楚都是错的,我要全天下,我要改变这个天下!”应如意开始激动了。

陈锦弦则是淡了下来:“那你的做法,跟当时押送慰问妇,押送你的阿星的那些官兵,有什么区别,或许你今日面无表情沾的血,确实家人日日夜夜苦苦等待的人呢?”

很明显,这句话打住了应如意,应如意微微一笑:“我也没想为我做的事找借口,我只是觉得,这个世道,太乱了,我想改变这个世道。”

“如意兄,你是我钦佩且鄙夷的人,我遇到很多极端的人,话不多说,都在酒中。”随后陈锦弦一饮而尽。

应如意也随着喝了一碗接着语重心长说道:“说实话,我方才想要强行破开封印,博一线生机,但是看见你,死在你手里也不算丢人。”

陈锦弦微微一笑:“如意兄,我会带着你的意念,改变这个世道的。”

应如意微微点头:“来日方长!”

而黄正则是拉住应如意:“大当家,你别被洗脑了啊,我们血狼寨东山再起,还得靠你呢!”

应如意这时说道:“我这会,没有什么话说了,这个二当家,你别看他一身修为,其实没杀几人,就是拿修为在我们血狼寨坐镇的,牢狱之灾不可免,但我还是想让我这兄弟,能活下去。”

陈锦弦看了一眼黄正,陈锦弦点了点头,按照应如意的意思,陈锦弦挥出一剑划过喉咙。

应如意应身倒地,先是爬到陈锦弦的耳边,用最后一口气说出了一句:“小心天下会.....”

陈锦弦微微一愣,犹豫片刻后:“黄泉路上,也有个全尸。”

这时候赵思年的目光又变了,怎么回事,他可是杀了姚圣杰的男人,你怎么会有欣赏之色。

可他是小儒才啊,是你青梅竹马,一直保护着的弟弟啊!

但他杀了姚圣杰,他是恶人,你要报仇,你要报仇。

赵思年的思绪混乱,立马离开现场。

陈锦弦留下一句:“私密,厚葬。”

黄正这时十分不解,但还是趁着人不注意,离开了。

而松看了看应如意一眼,一个想法从脑海里飘过。

战场打扫,陈锦弦来到忽来身边:“怎么样,那个乔七,解决了吗?”

忽来听后没来得及回答就口吐鲜血,陈锦弦一把扶住,而张京墨安顿好勾连就来到了忽来身边,伸出两指把脉,下一秒眉头一皱。

“经脉混乱。”随后张京墨连忙动用灵力先安顿好,再去炼药。

陈锦弦几人也被赶了出来,陈锦弦暗自感叹,这乔七的不简单,居然能将忽来伤到这个地步。

陈锦弦又想到了应如意的话,而说是厚葬,就是在双喜镇的后山盖了个好的坟,但来到现场的也没有几个。

毕竟谁会给一个土匪送行,人生短暂,陈锦弦叹了口气,而松的目光不离坟中的应如意。

先天雷灵体,五星少了一星,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

雷云立回来时,面色凝重,将那天鸣再次封印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灵力,而这时回到双喜镇:“什么?你把应如意给埋了?还是厚葬?”

陈锦弦缓缓点头:“是我杀的,人没法留给你们雷堂了。”

雷云立咳嗽了一下说道:“雷堂有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侄子,就别怪叔叔冒昧了。”

而松脸色大变,连忙说道:“雷大侠冷静,这应如意好歹跟雷堂有血缘之亲,但是这双喜镇是他出生生活的地儿,入土随乡的道理都知晓,雷堂还请网开一面,虽然这应如意作恶多端,但如今也算死的个全尸,让他在这安息吧。”

雷云立微微一愣,陈锦弦也呆滞了:“你跟这应如意没什么交集才对,你怎么那么替他说话。”

松尴尬地挠了挠头:“死者为大,都已经埋了,雷大侠也知晓冒昧,天下人都知晓,也有了交代。”

雷云立想了好久才点了点头:“我回去跟堂主说吧。”

又过了几天,蜀山弟子告别,张京墨跟慕容瑶依依不舍,陈锦弦看着两人离别吻甚是尴尬。

而这时林怀玉来到陈锦弦身边,没等陈锦弦反应过来,只感觉一段暖气如春风般浮动着陈锦弦的脸庞。

随着一道温水质化般落下,陈锦弦瞪大眼睛,接着林怀玉就转过头,脸上出现了些许红晕。

这时的赵思年看见了这一幕。

先前的李冉本询问她:“女儿关的姐妹们,什么时候回去?”

而赵思年是借着陆语蓉的借口:“语蓉也是我们女儿关的姐妹,让我们姐妹多待一会。”

而陆语蓉是要随陈锦弦前往极北的震悬山,意思很明显,等到陈锦弦走她再走。

李冉叹了口气:“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陈锦弦他很优秀,也不是什么大恶的人。”

赵思年尴尬一笑没有回复,但看见了这一幕的赵思年有些发愣。

赵思年啊赵思年,你怎么会有不甘的情绪,你不能因为那种男人吃醋啊!

小儒才一直都是在为你好,一直都在守护你,是你伤害了他,他一点都没有错。

而陈锦弦本要开口,林怀玉率先打断:“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语速很快,随后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现在,那段声音,被天下人所知,我也成了你,你最信任的道侣,你要抓紧变强然后解释,不然,我连蜀山的门都不敢出了。”

陈锦弦愣了一下缓缓点头接着抱拳道歉:“对不住了林姑娘。”

“客套话就别说了,没有人问你那段声音的事,不是因为当下血狼寨才是大敌,而是大家都相信你,如果你真的敢投靠魔族,我会杀了你,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林怀玉的语气变得冰冷。

陈锦弦摸了摸脸上的余温:“用你的口水杀我吗?”

“你...”林怀玉拔剑相对。

陈锦弦拔剑抵挡,林怀玉攻陈锦弦守,在游刃有余的同时陈锦弦还不忘调侃:“你红着脸说要杀我,还挺可爱的。”

林怀玉恼羞成怒,虽然知道赢不了陈锦弦,但等到一柱香之后,那陈锦弦脸庞上的余温已经被剑所扇起的风所吹散。

林怀玉脸上的红晕也逐渐散去,陈锦弦突然不再防守,一动不动。

林怀玉愣住了,眼看那剑就要刺中陈锦弦的心脏,立马打住。

“你为什么不躲!差点江湖中让人仅是闻风丧胆的鬼面书生就要死在一个弱女子剑下了。”林怀玉好没气到。

陈锦弦微微一笑:“蜀山的人要走了,等会林姑娘累倒了,我可不负责。”

“那你也要负责,现在我背负人骂名,你被人追杀,我也别人找茬呢。”

陈锦弦沉默了一时间确实愧疚心上头,有些对不起眼前的姑娘。

看见陈锦弦的沉默林怀玉竟心生出几分不舍,转过身背对陈锦弦:“到时候我要你带好剑来蜀山找我,补偿我,哼。”

随后便走向蜀山人群,陈锦弦微微一愣,而李逍遥这时如同老顽童一般:“陈小友,你可对林怀玉有心动?”

陈锦弦有些发愣,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更多的,是给林怀玉,给你们蜀山添麻烦了。”

“你是云三丰的弟子,修道者都信得过你。”

说到师父,想到了梅疾的话,陈锦弦再次愣住了。

而李逍遥的问话才把陈锦弦拉回来:“九霄剑诀有九重,我自己也不过会五剑,你现在领悟到哪了?”

陈锦弦微微一愣,他没有仔细专磨这个剑诀,用的更多的是斩天剑诀,九霄剑诀用的最多也是第一剑凌霄冲天,而少有用第二剑一扫而过。

但斩天剑诀陈锦弦有把握说已经掌握了十有八九,下次再跟师娘请教的时候,就可以完全领悟了,到时候以七境匹敌八境陈锦弦也有把握。

而李逍遥也没有再多闲聊,带着蜀山弟子离开了,而陈塘关的众人也跟陈锦弦道别。

而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将军醒了将军醒了。”

陈锦弦立马跑到军营来到勾连旁边,看见坐在床上的勾连已经回复了精神也算是叹了口气。

这时霍无患欲言又止,霍有福一把推开接着皱了皱眉。

而花圣楠也跟着摇了摇头,勾连看见陈锦弦没事也是松了口气,本想跟陈锦弦闲聊。

看见众人的目光,勾连舒了口气:“有什么事就说吧,圣楠不告诉我,她是女人,你们两个扭扭捏捏,也不是爷们吗?”

面对勾连的训斥,兄弟二人低下头,花圣楠说道:“你们舅舅才醒,等过些日子再说。”

“诶,圣楠,我是将军还是你是将军,有什么我不能知道,就算你告诉我我身患绝症日子不久我也不怕,我这辈子的半数都在死人堆度过,快说!”

霍无患看了看霍有福,见霍有福跟花圣楠都无奈叹了口气,霍有福开口了:“是,皇上的圣旨。”

“哦,那家伙的圣旨不是要第一时间传达吗?你们还敢瞒着我,欺君之罪,砍头我可不护犊子。”

勾连一脸轻松,而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

“皇上说,舅舅您违抗圣旨,因为您得罪魔族,所以要收你军权,保留名分,回乡养老。”

勾连一点都不意外:“哎哟,那家伙还给我点面子,留名分,看来先皇的话他还有记得。”

众人见勾连如此惬意却没有人敢说话。

“怎么都垂头丧气的,不就是个兵权养老,我是退休,不是死了。”

而就在这时霍无患说道:“在西边的两座小镇,就里京城不过十里,被魔族屠杀了。”

“闭嘴!”霍有福有些无语,一把将哥哥拉了出去:“舅舅刚醒,你是不是见不得舅舅半点好?”

勾连一脸轻松,这将军不做也罢,但是听到了这句话的勾连愣住了:“什么?有福无患你们给我进来,快给我讲!”

勾连的嗓门很大,霍无患霍有福这才回来,霍无患接着说道:“皇上说就是因为舅舅才得罪魔族,这才屠了....”

“放什么狗屁!这个昏君,蠢驴。”勾连一把将床踩段,勾连喘着粗气,气得够呛。

他并不在乎责任在谁,为官父母心,为将军更顾得上百姓的安危幸福,过了好久好久才得以平息下来。

陈锦弦见状也不好打扰,便离开了,而武当山也准备离去,这阵仗可就比蜀山浩荡了,全体鞠躬抱拳行礼:“少师祖!”

陈锦弦点了点头,而顾月华将陈锦弦拉到一旁,犹豫了好久终于开口。

陈锦弦有些不解:“怎么了?想要我给你指点指点?”

“我才不需要!”顾月华立马反驳道。

接着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陈锦弦想了一会:“我觉得,择偶标准只是一个标准,可能我随男人本性,喜欢漂亮的,因为我是男人好色是本色,但这只能说是一时的欲望,不算真的喜欢,我觉得真正的喜欢,莫过于,你立下择偶标准,对着这抱着美好幻想,我一定要找这种男人女人,但是遇到了心动之人,夜里翻来覆去,想了又想,好像你不喜欢的东西,他如果有,你觉得还能接受,我或许就是那种,当你择偶标准出现包容的时候,才算真的喜欢。”

“我没有办法正面回答你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换句话说,看感觉,换道教的话来说,等正缘。”

顾月华缓缓问道:“那你,讨厌女孩子什么?”

陈锦弦沉默了一会:“你那么一问,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女孩子如何也是她的个性,就好比宁雪,我先前觉得他是我陈塘关的仇人,但也只是仇人,我没有否认过她什么,也没有评价她什么,我不讨厌女孩子任何地方,那都是人该有的个性,对女性包容,才是男孩子该做的事。”

“问你话真费劲!”顾月华白了一眼。

陈锦弦也知晓顾月华的心思,接着调侃道:“竖子!大胆!怎敢如此跟师祖讲话!”

“我才不叫你少师祖,我就叫你,陈!锦!弦!”

陈锦弦突然一个想法飘过,接着缓缓问道:“假如,我加入魔族,你会怎么办?对我的看法跟做法,我很好奇。”

“我不知道,可能会杀了你,就算是救命恩人也一样,除非正道底线,绝无法容忍,但武当上下都觉得那声音都是谣言,放心吧,他们现在可崇拜你了。”

陈锦弦尴尬一笑,顾月华当然不愿意承认那段声音,但也听得出来那是陈锦弦的声音,不过,林怀玉是她内人这句话,她是越听越不舒服,在双喜镇传播水晶球的傀儡就是让顾月华亲自解决的。

陈锦弦噗嗤一笑:“我知道了,但你也要相信我,我这个人很肤浅,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自出山就要做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怎么能落成魔族工具呢。对吧,小蛇?”

顾月华眉头一皱:“小蛇?小蛇是谁?你到底还有多少女人,你是武当山师弟们心目中的偶像,你可不能滥情!”

陈锦弦微微一笑:“这倒没有,你方才说了,我救了你,你要杀了我,那不就是恩将仇报,我想到哪农夫与蛇的故事,我委屈点当那圣母的农夫,那你岂不是蛇了?”

“不许这样叫,一点都不好听!”

“诶,我可是你少师祖,可别动手动脚。”

两人打闹一番后顾月华就要离开,陈锦弦开口道:“你还年轻,别动其他心思,认真修行。”

陈锦弦话里有话的拒绝,而顾月华则是“切”的一声便离开了。

俩个女孩子,接下来,就是军营那位了。

陈锦弦突然想到了,如果没有体面的拒绝,或许会浪费别人女孩子的时间,陈锦弦虽然不确定花圣楠什么感觉,但陈锦弦这次是空腹而去,可见做足了准备。

花圣楠看见陈锦弦便叹了口气:“将军心情还未平复,等会我禀告他。”

“我是,来找你的。”陈锦弦开口。

而花圣楠也有些诧异:“找我的?”

而赵思年看着陈锦弦跟三女接触心里念着:渣男!滥情!人渣!变态!

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彻底的厌恶,居然,居然有点醋味,赵思年整个人彻底乱了,现在做梦也是陈锦弦,不管是小时候的儒才还是如今独当一面的七境武夫,这让赵思年变得异常痛苦。